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23 章

作者:春雨杏花白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谢明睿的出现让节目组有点意外,但又不是很意外。

    从他出现在一公表演现场,一动不动地看了半天表演之后,节目组、乃至盛世就都猜到台上可能有他的什么人。

    再联系澜风旗下那个手表品牌突然冠名的事情,事情其实已经非常明朗了,只是不知道那个人到底是谁,和谢明睿的关系又到了什么地步……

    谢明睿当然知道自己的到来会引起诸多猜测,不过他答应了谢平戈,二公肯定是要来的,既然如此,多来一次和少来一次也没什么区别。

    况且有自己在,盛世应该会认真履行约定,好好办这个节目。

    谢明睿承认,那天晚上重逢、自己对上谢平戈明亮的眼睛的时候,大脑里名为理智的那根弦瞬间就断了。

    那个时候他在想,只要谢平戈希望,公平也好不公平也好,他一定会让对方站上那个万众瞩目的位置。

    可是当他还没出手,他家平戈的人气就一骑绝尘之后,他突然不是很想用那些手段了。

    在他眼里,他家平戈值得最好的一切,如果可以,让他干干净净地得到那些东西,就是最好的。

    所以他依然什么也没说,只是和工作人员打了招呼,就这么戴着墨镜戴着口罩进了录制厅,坐在了最后。

    有选手发现了这个陌生人,诧异地回过头,被工作人员用“他是总决赛原创歌曲的编舞师,来看看选手适合什么风格”给打发了,坐在谢明睿旁边的选手一头雾水,心想这人的气质好像和编舞师没什么关系。

    不过工作人员一口咬死,他们也只能这么信了。

    谢明睿并不在乎他们怎么打量自己,他没有去找谢平戈在哪里,只是低着头闭着眼,一言不发地坐着。

    因此没有被注视的谢平戈也不知道谢明睿来了,他只是看着其他组花样百出的比拼,认真思考着自己的“才艺”到底有没有可能赢别人。

    毕竟他的“才艺”那么平平无奇……

    谢平戈这么想的时候,卫连涛和另一队的才艺比拼正好落下帷幕,这两组的比拼并没有爆冷,和众人预料的结果一样,获胜的是卫连涛那一队。

    谢平戈看着他们,不得不承认对方确实比自己更适合当偶像,毕竟人家的才艺都和音乐有关,至于自己的……

    “下一组,萍踪侠影队和极光乐队。”主持人念队名的时候,表情微妙地扭曲了一下。

    他精准地看向路小风,后者果然大大方方地承认了:“没错!这个名字就是我起的啦!”

    路小风说完,还想拉旁边的队友一起大喊“我们是萍踪侠影队”,可惜这群人毫不配合,纷纷忽略了他上台,然后对着选手们鞠了一躬。

    谢平戈也在鞠躬的人中间,他直起身来的时候,好些选手以及导师都忍不住发出了意外的惊叹。

    严格来说,这是谢平戈第一次以舞台妆以外的妆容出现在众人面前——只上了口红的妆不算,不得不说,这种淡妆真的非常适合他,再配上那简约的白色风衣,怎么看怎么让人心神摇曳。

    也是在众人的惊叹声说,谢平戈敏锐地发现了有一道与众不同的眼神。

    他迅速往那个方向看去,正好撞到一双非常熟悉的眼睛里。

    对方虽然还戴着口罩,但摘下了墨镜,眼神里细碎的笑意让一直非常镇定的谢平戈不自在起来。

    谢明睿见他不好意思,眼睛里的笑意更浓了。

    不过他也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逗在乎的人,便重新戴上了墨镜,而后微微点了点头。

    谢平戈知道他的意思,也移开视线没有再看,不过尽管他收回了视线,因为见到谢明睿而变得和刚才不太一样的表情和气场还是让导师有些意外地看向他。

    谢平戈对此毫无所觉,他站在原地,开始思考自己之前准备的“才艺”到底适不适合给谢明睿看。

    后来转念一想,两个人朝夕相处十二年,自己是什么样对方一清二楚,倒也稍稍放心了心,只是在心里默念高强的叮嘱:好看一点,有气势一点。

    路小风虽然年纪最小,但作为这个队伍的组建人,他理所当然地当了队长,也理所当然地负责安排出场顺序。

    他对出场顺序的安排也很简单,常见的才艺放在前面,不常见的热闹的才艺放在后面,总之就是厉害的压轴。

    唯一例外的大概就是谢平戈了,虽然据他所说他的才艺一点也不惊人,但路小风还是把他放在了最后,力求通过谢平戈,让观众们在这期上线之后,全程都对他们这支队伍的才艺表演充满了期待。

    其他队友没有意见,对手也猜到了这点,所以针对谢平戈这支队伍的策略就是:在对方前松后紧的情况下,开头用大魔王炸场,尽可能留下最多的人和他们的底牌比拼,这样才能确保其他选手因为审美疲劳尽量不投他们的票。

    因为这个策略,他们第一个派出的队友就是一个非常擅长用街舞热场的人,他的舞蹈谢平戈看不懂,可即使如此,他也能感觉到对方的街舞特别酷炫。

    谢平戈都这么想,更别说其他人了。

    录制厅内欢呼声掌声雷动,投票自然也毫无悬念。

    这个选手一连战胜了他们队伍的三个人,一直到贺默出场直接用另一个舞种和他正面比拼,才把他pk下去。

    众人这才惊觉贺默的存在感似乎也起来了。他们记得最开始的贺默只是一个舞技出众但因为脸和气场太弱被导师评为b的人,不曾想他一路和谢平戈组队,连拿一公和主题曲两个a,如今更是连气势都上来了,恐怕也会成为一个有资格角逐出道位的强有力的对手。

    可饶是如此,饶是他们心里危机感爆棚,他们还是没有违心地在下一轮的比拼中把贺默投下去。

    人大多是慕强的,贺默的实力有目共睹,贺默又赢得堂堂正正,于是他们依然客观地投着票,一直到第四场对面上了电吉他,才靠着连唱带弹的热闹场面赢了贺默。

    在贺默之后的那个人也是乐器,也是电吉他,他上场的时候有点小激动,心想自己的电吉他水平可比对方高,然而对方微微一笑,撤了电吉他,换了架子鼓。

    那个选手长得帅,敲起架子鼓也帅,加上他之前就表演过电吉他,于是两个人的比拼,依然以谢平戈这队的队友失败告终。

    到了这里,谢平戈他们队伍的前五个人全部被pk了下去,只剩下一个谢平戈。

    而对面只到了第四个,还剩下两个人没有出场。

    霎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谢平戈身上,暗自感慨有些人生来就注定是万众瞩目的焦点。

    初舞台是,一公是,主题曲是,如今到了才艺比拼,也能因为两队完全没有通过气的排兵布阵,莫名成为了最重要的一环。

    这实在是……天命啊!

    在这个感慨下,选手们万分好奇谢平戈的才艺是什么,不仅选手们好奇,导师们好奇,甚至就连谢明睿也非常好奇。

    和对谢平戈一无所知所以好奇他有什么别的技能的其他人不同,谢明睿对谢平戈有什么技能那是一清二楚。

    他会书法——自己教的,写得还不错,没有自己好,所以逻辑上来说,以谢平戈的思维,肯定不会拿出来展示。

    他会四书五经——自己教的,学得也还不错,没有自己好,所以逻辑上来说……他依然不会拿出来。

    他会拿出来的肯定是比自己强的,在人前突然消失?拧脖子?借力上屋顶?嗯……他应该不会大庭广众之下做这种事……吧?

    想到这里,谢明睿有种不祥的预感。

    谢平戈当然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人,可是除了杀人呢?他真的弄清楚了才艺和技能的区别吗?

    他想向谢平戈使眼色让他换个才艺,结果他刚抬眼,就看到四个工作人员抬着一块很厚的石板上来了。

    谢明睿几乎是在看到石板的一瞬间就明白了谢平戈想做什么,他用右手捂住了脸,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他家平戈啊……怎么那么傻啊,这都是谁教他的啊!

    谢平戈不知道谢明睿已经不想面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了。

    他看着石板,又看着周围一头雾水的队友、一头雾水的对手、一头雾水的导师以及其他一头雾水的选手,非常正经地说道:“我的才艺和这块石板有关。我想各位应该可以给我作证,这块石板是真的。”

    工作人员当然可以给他作证,毕竟为了抬这块石板他们老腰都差点断了。

    谢平戈对他们的答复很满意,他看着更加迷茫的众人,认认真真地介绍道:“这是一块石板。”

    谢平戈说完,当着所有人一脸“然后呢”的面,退后一步,举起右手,直接往这块石板劈了下去。

    下一瞬间,只听得“嘭”地一声,石板从中间被硬生生劈开,断成了两截。

    看着裂口非常整齐的两块石板,谢平戈满意地拍了拍手,然后抬头,重新介绍道:“看,这是两块石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