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血型不同

作者:稚棠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简星岁说:“没什么的话你就帮我填一下吧,我还要回去交。”

    “哦……”安冉的心情蛮复杂的,他试探地说:“那爸妈……哦不是,叔叔阿姨会来咱们这里吗?”

    简星岁不确定,他说:“可能会来。”

    安冉笑了笑:“那也挺好的,也好久没见面了,应该也会比较想念吧。”

    简星岁想,应该是想念你吧,来不来见我可真是不一定。

    不过这种事情他也没必要说了,于是只安静地等待安冉把表格填完后接了过来,说了一句:“谢谢。”

    就在他要走的时候,身后的安冉说了一句:“等等!”

    简星岁转身回来看他。

    安冉站在那里,好像有些纠结,最后还是开口说:“简哥,可能过两天爸爸和哥哥们也会来看我,你们……”

    简星岁停在了原地。

    原来是痛到极致的话,身体是会有记忆的,当安冉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心脏不自觉地痛了一痛,脑海里对简父的回忆,只余留在那天,站在自己的房间时,那冰冷的话语,和那张打发自己的卡。

    其实有的时候他当然也会回忆起一些别的,比如年幼时期父亲也曾经会带着他们一家人出去春游,他会一手抱着自己,一手牵着哥哥,而母亲也会为他做喜欢吃的菜,大哥会给他买最新的玩具,二哥会在下雨天的时候来他房间里给他唱歌。

    他们一家人曾经也是很好的。

    可是后来,随着慢慢长大,自己的愚笨不堪,直到他步入初中和安冉一个班级,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一切就变了,就像是开启了炮灰光环一样,所有人对他投来的就渐渐都是失望的目光。

    他也想努力,成为家里人的骄傲,可他永远都在把事情搞砸,有些东西并非是死死抓住不放就可以的,这些年他活得是那样的不懂变通,就像是一根棍子,明明已经感受到压力了却还是不肯弯腰和放手,最后只能粉身碎骨。

    回不去了。

    他知道。

    “和我说这个做什么。”简星岁再转身的时候,目光已经是宁静无波的:“我与他们已经没有关系了。”

    安冉一哽。

    这好像是他想要的答案,又不是。

    看着简星岁离开的背影,他莫名地觉得,这个人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再也不同了。

    ……

    第二日

    节目组开始录制,因为暂时不录制舞台,所以节目组给所有人安排了一个任务,就是对着镜头给父母打电话,目的则是想看看大家的父母在时隔一个月没见到孩子们时的反应。

    在打电话之前,工作人员还过来询问说:“采访一下,你们觉得父母在接通电话后会是什么反应呢?”

    学员们回答都不相同。

    沈星辰:“那还用说,想我呗。”

    宁泽言简意赅:“会让我好好努力。”

    李絮安挂着笑容:“他们应该会很想念我,然后会叮嘱我一些话。”

    安冉也是露出了一副感动的表情:“我觉得只要能和父母说上话就够了,说实话出来这么久,我也很想念他们。”

    工作人员又将镜头转给简星岁说:“那你呢?”

    简星岁没想到连自己也不放过。

    面对镜头,他轻轻地尬笑了一下:“这个,我也猜不出来。”

    工作人员哈哈地笑了笑,到底还是放过了他,不过越是这样,大家也就更好奇到底会有什么反应了,接着有人进来将放着手机的盒子交给所有人:“现在有五分钟的时间,请大家趁这个机会给父母打电话联络一下。”

    所有人拿到了手机后,就开始拨通电话。

    沈星辰是第一个,他将电话拨打出去,就听到那边接起来了,是个低沉的男音,沈父说:“有事?”

    “喂,爸。”沈星辰的声音拉得老长,吊儿郎当的:“是我呀,你儿子!”

    沈父:“怎么,又闯祸了?”

    直播间在看的观众们要笑疯了。

    沈星辰“啧”了一声,脸上挂不住:“爸你说什么呢,我这不是想你了吗,过两天我们这里有活动你知道嘛,带着哥哥一起来看我哦,这个是这几个月唯一的机会啦!”

    “……”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瞬。

    沈星辰很得意:“怎么样,是不是很高兴。”

    “就几个月吗?”沈父似乎叹息了一声:“我还以为能多消停会呢。”

    ?

    沈星辰瞪大了眼睛。

    直播间的观众们都被这父子俩的反应给逗得哈哈大笑,沈总作为大总裁虽然嘴上嫌弃儿子,但是话语里满是宠溺,倒是让人好笑之余又羡慕。

    之后又是其他选手了。

    宁泽的父母果然是关心他,叮嘱他努力。

    而安冉的电话打过去,电话那头接了的简父也同样温柔:“冉冉,我们都有看你直播的,你做得很不错,我们都以你为骄傲,你放心,爸爸妈妈都是你的后盾!”

    一番话说得安冉热泪盈眶。

    直播间的观众们也为之动容。

    所有人几乎都在趁着机会抒发感情,只有简星岁坐在一边,他在拨通电话,然而电话却一直打不通,五分钟眼看三分钟都过去了,当其他人都已经和父母情深时,只有简星岁这里一直都是冰冷的机械音:“对不起,您呼叫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

    工作人员镜头对着简星岁,就差没把镜头怼脸上了:“怎么了,没人接吗?”

    简星岁抬头看向镜头,不知道说什么,他放置在腿上的手不自觉紧了紧,垂下眸掩盖住眼底划过的一抹黯然,勉强笑了笑:“嗯,应该在忙。”

    真的那么忙吗?

    没人知道。

    这五分钟,所有选手们都在和家里人火热聊天,只有简星岁一直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最后,当拍摄结束后,节目组要收回手机了,就在简星岁准备把手机还回去的时候,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接着铃声响了,他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要不要接,因为五分钟已经过了。

    工作人员却温柔笑了笑:“没关系,接吧。”

    简星岁迟疑:“但规定……”

    “没事的,规定是死的。”工作人员指了指没人的角落:“去那里,打完了手机给我就好。”

    简星岁这才拿起手机走开了。

    工作人员看着他的背影叹了口气,不是她特地愿意给简星岁破例,主要是这个孩子刚刚坐在那里时,虽然已经尽力在克制了,但是那个眼神,实在是太让人心碎了。

    ……

    另一边。

    简星岁接了电话后迟疑地开口:“喂。”

    张父说:“喂,是星岁吗,我那个刚刚在店里忙啊,没听到。”

    简星岁连忙说:“没事的。”

    虽然当时离开那个家是有些意气用事,但是时隔一个月了,他当时的气早就消了,看到别人的父母这么疼惜孩子,心中竟是隐隐期待起来,想着张氏夫妻会不会也关心自己。

    他等了一会,听到张父说:“你在那里还好吧?”

    简星岁的脸上缓缓露出笑容来,他说:“挺好的。”

    “那就行,冉冉还好吧?”张母从旁边凑过来:“他有没有很辛苦啊,我看直播他都有点瘦了哦。”

    简星岁握着手机的手一紧。

    安冉累吗,或许吧,但是自己不累吗?

    一公一整个舞台,他瘦了五六斤,却没能出现在张氏的嘴里一句。

    简星岁僵硬地说:“还好,他还好。”

    张母叹了一口气:“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对了,星岁,你打电话来给我们什么事?”

    到了这里,简星岁一点也不想邀请他们来看望了,于是随便扯了个理由:“没什么,节目组要填写父母血型,你们什么血型?”

    张父脱口而出没想那么多:“哦,b型”

    简星岁不自觉地皱了皱眉:“b型?可我是a啊?”

    “……”

    电话那头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