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我捏的,好看吗

作者:山川九泽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翟深真想按住陶冀的头一阵暴扣,“给我拉链拉上来。”

    陶冀忙把翟深的校服外套拉上,可早上这段时间上学的人本就多,主干道上来来往往路过的学生,刚刚看见那一幕的估计两只手数不完。

    翟深丢不起这个人,三步并两步地爬上楼,从后门进了教室,裴征已经来了,翟深如同解放一般从怀里摸出那个饭包,放在裴征桌上,“喏,点心,我妈给你准备的。”

    裴征对着那个包愣了好几秒,班级无数双目光聚了过来,前排的肖星星突然笑了句,“翟哥,你这饭盒挺少女啊!”

    翟深:操!失算了。

    裴征这时也反应过来,把饭盒给翟深推了过去,“我吃过早饭了。”

    翟深不耐烦地把饭盒又推回去,“那就吃两份,我都舔着脸把这么个玩意拎来了,你好意思不吃?”

    裴征没说话,翟深一边从桌兜里摸书本一边嘀嘀咕咕:“陶女士亲自做的,我早上说让我尝个都不乐意,也不知道谁是亲儿子。”

    翟深把历史书翻出来的时候,裴征已经默默接受了,打开食盒捏了个奶黄色的小包子塞进嘴里。

    翟深偏头看了两眼,无论是粉色带毛绒耳朵的饭盒包,还是奶黄猪猪造型的小包子,在裴征那只骨节分明又白得发光的手里,都没有半点违和感,也不显娘气。

    真邪门,裴征他爸妈不会是把他当女儿养的吧?

    翟深也不得不承认,裴征鼓着腮帮子吃东西的样子,其实也挺爽心悦目的。

    不自觉盯着看了几秒,翟深突然回过神,重新看向自己的书本,他一定是昨天把脑子烧糊涂了,竟然会有种看裴征挺顺眼的错觉。

    前排的徐东奇回了几次头,话到嘴边又忍住了,在第一节课上课铃响之前,他终于问出来自己心中的疑惑,“翟哥,你跟裴征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还给他准备爱心便当!”

    翟深眯着眼睛打量徐东奇,十足的危险意味儿,徐东奇缩缩脖子,“当我没问。”

    翟深一手托腮,一手转笔,“只有什么好奇怪的,我爹妈刚认的干儿子。”

    裴征闻声看了过来,翟深毫不慌张地着补,“当然,干儿子说不定不太同意。”

    徐东奇听完他的解释,更加迷茫了。

    接下来一连好多天,翟深清早都拎着一个粉嫩嫩猫耳朵的食盒从车上下来,途径漫长的一中林荫道,在高三学生聚集的教学楼穿梭,最后到达七班。

    第一天陶冀拉开翟深校服的时候,翟深怀里有个女生用的饭盒的消息,就被补课的学生们一传十十传百,最后人尽皆知。

    别的班学生都在猜是不是翟深遇着什么天选之女,开始谈起恋爱了;只有七班人知道,翟深的粉色小饭盒是带给裴征的,这个事情太匪夷所思,说出去都没人信,而且也太跌面了,他们七班的运动能力满点的大佬,会喜欢粉色猫猫头,于是,七班学生们默契地守口如瓶。

    至于为什么翟深谈恋爱的对象一定是个天选之女,毕竟两年过去了,给翟深告白过的女孩子数不胜数,翟深也是硬气,屹立在环肥燕瘦的追求者之间,谁也看不上。

    一中的学生之前私下讨论过,翟深要么就是眼光太高,守身如玉在等一个天选之女;要么就是上帝打开了一扇门给他关了一扇窗,给了他有钱的家室和帅气的容貌,收走了他春心萌动的能力。

    而他如今有了恋爱的架势,那就只能是命中女神来了。

    事实证明,羞耻心这种东西,果然会被时间慢慢吞噬,第一天的翟深会把粉色饭包揣在校服里,第十天的翟深就能腆着脸提着这么个玩意儿去隔壁班先逛一圈。

    反正裴征都会把那些小猫小狗小兔子造型的点心吃进肚子里,他有什么不好意思拿的。

    裴征不是没拒绝过,只是翟深没给他机会,因为翟深会用拳头逼着他都给吃干净。

    一如之前,裴征进班级以后,就看见自己桌子上摆着那个眼熟的饭盒。

    裴征走到桌前把书包放好后,打开食盒,食盒里的点心每天都不一样,今天的似乎是个小刺猬的形状。

    裴征偏头看脸上盖着一本书,不知道在畅想什么的翟深,“让阿姨明天不用带了。”

    翟深先是没回答,过了几秒后他脸上的书动了动,修长的手指把书拿起来,露出翟深那张有些蔫吧的脸,“跟我说没有用,你以为我想天天弄这么个玩意儿招摇过市?要不这样,你今晚跟我一起回去,亲自告诉陶女士。”

    裴征捻起胖乎乎的小刺猬,一口咬掉脑袋,“不去。”

    翟深手一摊,“那不就得了。”

    他又不是没说过,偏偏翟妈非要说裴征太瘦了,执意要投喂,还打着能为翟深加深同学友谊的幌子。

    甜甜的糕点在口中化开,裴征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或许这种来自长辈的关爱他从来没得到过,所以突然有个陌生人对他露出的善意都会让他措手不及。

    翟深翘着二郎腿欣赏同桌一口一个小动物,像个监工一样,“那个黄色的长颈鹿什么味儿的?”

    裴征抬眸,手里正捏着没了脑袋的长颈鹿,“你吃一口?”

    翟深摇头,“长颈鹿的身子是我捏的,怎么样,技术还行吧?”

    裴征愣了一下,他没想到翟深会有兴致干这种精细活,“你捏的?”

    翟深一脸不悦,“你那是什么表情,我就算捏之前没洗手,你今天也得给我吞肚子去。”

    裴征把手里剩的那半个长颈鹿左右看了看,又看向饭盒里剩的几个。

    “就这一个,你还想我捏几个?做什么美梦?”翟深。

    裴征把剩下的半个塞进嘴里,“怪不得这个这么丑。”

    翟深眉头一扬,伸手就要去捏裴征的下巴,“那你别吃。”

    裴征侧身躲过,“已经吃了。”

    “吐出来!”翟深不爽。

    裴征喉结滚动,一脸高冷望向翟深,意思不言而喻。

    翟深盯着他的喉咙看了几秒,低声骂了句:“操!”

    裴征吃完后收拾好饭盒,开始准备早读,翟深见他书都抱上了,也没什么可找茬的,反正那个长颈鹿他也吃了,暂时先放他一马吧!

    上午第三节课,翟深正被满黑板的数学符号整得昏昏欲睡,桌兜里的手里震动了一下。

    他从桌兜里掏出手机贴着腿看了眼,是隔壁八班王旭发来的,那小子上次拍了裴征被十三中人围殴的视频,还在落井下石,翟深气得好长一段时间没搭理他。

    或许是发现了自己被大哥排斥,王旭又在翟深面前活蹦乱跳刷存在感,他本来就长得不太好看,又因为夏天晒成了黑炭,翟深嫌他丑,夏天看着上火,只让网上联系。

    烈酒烧心:“翟哥,职业赛城市赛下个月在咱这市里办,你要参加吗?”

    翟深手指飞快,发出一条消息,“和你组队?”

    烈酒烧心:“是啊,还有我们班的鹏鹏,他最近上王者了。”

    他口中的鹏鹏是个爱穿红色t恤的小胖子,校服一脱就是个现成的旺仔牛奶罐,上次去网吧一起玩过,技术算是王旭他们几人中最好的了。

    “不参加,你菜的抠脚,十个王者都带不动你。”

    翟深嘲讽完,把手里塞回桌兜里,他猜王旭不会回了。

    王旭果然没再回复消息,估计是被自己崇拜的大哥歧视了,心灵很受伤,独自舔舐伤口去了。

    下课铃声响起时,翟深就知道自己想错了,王旭那小子扒在后门旁边的玻璃窗上,一言不发地看他翟哥玩消灭星星,以至于翟深抬头时被那那张猴一样的脸吓了一跳,伸腿就踹上了裴征的凳子,手机差点丢了出去。

    相对于翟深来说,裴征那个体重太轻了,翟深一脚下去,裴征的凳子被当场掀翻,裴征手疾眼快一把抓住桌角,才避免了尾巴骨直击地面的痛楚,哪怕这样,裴征还是坐在了地上,拖得桌子发出一声尖锐的声音。

    还在占用下课时间争分夺秒说最后一题的数学老师皱眉看最后一排的闹剧,全班同学都瞬间回过头,见是裴征狼狈地坐在地上,翟深黑着一张脸看向地上的裴征,都了然地点点头。

    翟哥诚不欺我,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之前看翟深不仅没找裴征的不愉快,甚至还每天给他带点心吃,这么奇妙的操作,让七班同学们产生了一种诡异的感觉。

    而现在,翟深终于出手了。

    同学眼中黑着一张脸的翟深是有点愣住了,他先是被王旭吓了一跳,然后裴征就落地了,他也不是故意的啊!

    傻叉王旭,不是让他别来七班找自己嘛,顶着那么一张脸,出现在他玩手机的时候,他能不激动就怪了!

    “后排的翟深,你在干什么?”数学老师一拍桌,气得不轻。

    翟深:“……”

    真的一点都不怀疑裴征的吗?

    翟深抬头:“…误会。”

    说完他轻咳了两声,有些尴尬地扭头看向坐在地上耳根泛红的裴征,“你…屁股还好吧?”

    裴征脖子都红了,揉了揉手腕,撑着凳子从地上爬了起来,“闭嘴。”

    翟深眼睛一眨不眨看着裴征,见他还能自己爬起来,那就是没事了。

    至于他的回答…小白脸还挺凶,不过这事儿是自己理亏,他以前旁边都没人坐的,这不是就是条件反射顺脚的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