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拔丝芋头

作者:灰谷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猫狗双全,有钱有闲,成功人士”

    盛无隅靠在葡萄架下的竹躺椅下,看着廊下趴着的小奶狗,正有节奏的打着呼噜,浑身漆黑的毛皮一起一伏,而小布也趴在他脚边,舔着爪子。

    盛无隅心里就冒出了这一句在网上看到的话来。

    他现在的确很闲,对面的移动屏幕上放着一部老电影,手边有着一本外文小说。

    他身旁矮几上,一大盅玻璃缸里浸着冰水,冰水里头沉浮着金黄的杏子,李子,葡萄等等水果,又有一盅鲜榨白皮石斛汁,几块绿豆糕。

    他缓缓拈了粒葡萄,慢慢放到嘴巴,看着不远处菜地里禤晓冬正在挥汗如雨,挥动锄头在挖一畦地,翻出来的黑土可以看到肥沃油润,旁边的芹菜茂密高壮,青蒜、韭菜等等青翠碧绿,这土想来非常肥沃,连旁边的杂草都疯长着,雏菊蒲公英都肥壮,满院子的青菜可以说是怒放喧嚣,根根粗壮油亮。

    原本菜地里种着的包菜已全部挖了出来整齐码在一旁的箩筐里,还在角落挖出了几个圆滚滚的芋头,他说今晚做拔丝芋头给他吃。另外还要种点红凤菜,能补血,当然是给他补血,自从烧退后,禤晓看待他就像捧着水晶一般,时常抱进抱出,做饭越发精心——虽然都是营养餐,体贴妥帖得无微不至。

    他安心受着这照顾,吃好睡好,人也开始结结实实胖了些。

    对面屏幕闪了闪,显示有视频电话要接入。

    他接通,对面盛磊磊露了脸,脸上还带着些拘谨:“小叔,爷爷回来了,听说你推迟了手术,去乡间休养了,有些担心,闹着说想去看看你,我爸他们拦住了……”

    盛无隅懒洋洋:“知道了,明天我回城看看他。”

    盛磊磊一喜:“好,我明天过去接您。”

    盛无隅原本摇头不想他来,忽然却想起一事:“可以,你来也行,但得给禤先生再好好道一次歉,态度要诚恳。今晚就过来住一晚,明天一大早一起出发。”

    盛磊磊从少年时就一股邪气,搞得他父母都头疼得不行,这脾气不改,以后还能闯祸,欠收拾。

    盛磊磊一怔,过了一会才道:“行,怎么样才叫诚恳?”他性格张狂,却独独只服小叔一个,小叔说什么,他照做就是了,倒也没有觉得小叔叫自己道歉是什么丢面子的事情。

    盛无隅淡淡道:“看你表现。”

    盛磊磊:……

    盛无隅道:“定位发给你了,你一个人过来就行,不要多带人,我烦。”

    盛磊磊:……人生好难。

    傍晚盛磊磊果然到了,他从后备箱扛下了几箱昂贵的进口水果,提着进了门厅,看小叔听到车声从厨房出来,在廊下看了他一眼,目光还是一贯的冷淡,但明显气色好了许多,唇色都有了些血色,他说了句:“来了?进来。”就操作着轮椅进了厨房饭厅内。

    盛磊磊硬着头皮提了水果进了饭厅,看到禤晓冬正在锅前做菜,勺子提起来,亮晶晶的糖丝抽成了条:“好了。”

    禤晓冬将之前炸好的芋头块往糖汁里头一倒,快速炒匀,紫色的芋头块很快均匀包裹上了透亮粘稠糖汁。

    撒上熟芝麻,铁铲利落铲出,再端上桌子:“好了,拔丝芋头。”他一抬头看到盛磊磊,有些意外:“啊盛警官来了?尝尝芋头。”

    盛无隅道:“叫他磊磊就好。”

    盛磊磊脸上腆然:“禤先生——上次是我做得过分了,那天时间急,没能好好和您道歉……”

    禤晓冬摆手:“没事没事,坐下吃饭吧。”

    盛磊磊看了盛无隅一眼,盛无隅面无表情正伸了筷子去夹芋头,抽出了长长的糖丝,盛磊磊连忙过去将旁边的冰水凑过去,盛无隅蘸了下冰水,慢条斯理将芋头块塞入嘴里,看都没看盛磊磊。

    盛磊磊只好放下水果,挽起袖子走到禤晓冬身边:“禤先生有什么要帮忙的?”

    禤晓冬正打开汽锅,扑鼻香气喷了出来:“芋头扣肉蒸好了,你端出去吧,那边有手套。”

    盛磊磊果然戴了手套端出芋头,看禤晓冬又已飞快洗好锅,热锅凉油,开始煎鱼,洗菜池里还有一篮子菜没摘,便走了过去摘菜,手还算灵巧。

    禤晓冬有些意外,看了他一眼:“盛警官居然会摘菜?”看他之前明明就是个大少爷做派。

    盛磊磊低声下气:“家里人从小都是要做家务的——上次我那样,小叔已狠狠罚了我,我们家家风不是那样盛气凌人的,怪我,您大人有大量,别放在心上。”

    禤晓冬诧异,忍不住看了眼盛无隅,盛磊磊这一副大块头,做做家务没问题,但盛无隅实在就是上上下下一点烟火气没有,就是个琉璃冰雕人儿,他也做家务?

    盛无隅显然接收到了他的目光,却没解释,出事之前,他网球马术击剑样样来得,一个人在外留学更是什么家务没做过,自理能力超强。不知为何,他很好奇自己在禤晓冬心目中的形象。在流弹后,他关注了自己,长久凝视着自己,在他眼中的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是值得他这般小心温柔,妥帖守护的人吗?

    鱼煎好淋了酱汁放回桌上,他又另外盛了莲藕骨头汤出来放在桌上,从冰箱里拿出早就洗干净的玻璃生菜出来,淋上沙拉一拌,青菜也有了。

    盛磊磊看他一会儿工夫弄出几样菜来,倒也心下暗自高兴,只觉得小叔在这里至少吃上有好处,刚才一路进来,这边也分外安静,山景秀美,这禤先生上次受了自己戏弄,也心平气和,可见是个脾气甚好之人,小叔选在这里休养,倒是让人放心,自己回去也好和老爷子交代。

    啊,他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其实这就是小叔的意思吧?让自己看着他衣食住行,回去才好和老爷子说,这样老爷子老太太才不会太担心。

    盛无隅似乎知道他心里怎么想一般,却也不理他,自顾自吃过饭,把饭碗一放,淡淡吩咐:“晓冬,我们出去散散步,这些让磊磊收拾就行。”

    禤晓冬道:“哪能让客人洗碗,就这几个碗不费事,盛警官远道而来,不如让他陪您出去散散步,也算见识见识我们这边的风景。”

    盛磊磊已经跳起来手脚利落收碗:“没事没事,你们先走,我洗完碗就出去跟上你们,放心放心。”

    禤晓冬看他一副做小伏低的样子,知道是盛无隅故意教他给自己赔罪,好让自己出气,也只好一笑,起了身果然推着盛无隅出去。

    盛磊磊看小叔任由禤晓冬推着他的轮椅出去门廊,眼睛更是瞪大了——小叔之前不让任何人推他的轮椅,什么事情都自己做,但是现在这禤晓冬不仅替他推轮椅,路过一些不平的地方,他干脆还提起轮椅走过去,又低下头帮小叔整理裤脚和不平的袜子!

    除了医务人员,小叔从来不许人碰他的腿,每天都是衣着严整,一丝不苟。

    盛磊磊忽然眼眶微热,看了眼他们往山道上去的方向,飞快洗干净碗放回碗柜,按下消毒键。细心的他已发现这里设备齐全,和普通乡村人家不同,小叔在这里吃住,应该不会有什么不便或者不卫生的地方。

    他收拾干净桌子,也往山道上走了出去,远处山岚浅淡,霞光漫天,鸟儿正在归巢,山风吹来,带着草香,盛磊磊每天忙于俗事,从半山一路走上山顶,忽然也觉得身心一旷。

    不多时他就看到了小叔和禤晓冬站在山顶,两人都身体修长,意态闲适,山风中站着,莫名觉得气场相当,他一时竟然觉得有些不好加入。

    好在禤晓冬很快就意识到了他的到来,转头看了他一眼笑道:“盛警官来了。”

    盛无隅转头看他,戏谑道:“忘了和你说,门口的菜地也该浇一遍,还有你昨天不是说山上的山茶花要施肥了吗?你沤肥多日,正好明天先让磊磊给你挑一挑大粪,施过肥再走。”

    盛磊磊满脸哀求:“小叔……我错了,我真错了。”

    禤晓冬忍俊不禁:“好了,我真没放在心上,磊磊今晚睡哪里?我收拾个房给你睡吧?”

    盛无隅道:“让他睡车上。”

    盛磊磊嘿嘿笑着:“小叔,施秘书早就和我说了您这里隔了间助理睡的房间,这儿真的住着舒服,等我忙完这段时间,年末再来陪小叔您住一段时间行不?这样老爷子也放心。”

    盛无隅道:“不必,我一个人住着舒心,不想见你。”

    盛磊磊垮下脸,看着禤晓冬,禤晓冬一笑,也不替他说什么,只道:“你们叔侄先聊聊看时间差不多就回去,我去那边摘点白皮石斛和天麻,明儿给磊磊带回去。”

    盛无隅点了点头,看禤晓冬沿着山道转了几转,走到林子里去了。

    盛磊磊道:“他待您不错吗?小叔,别说家里人,我知道您自己来这边休养了,一个人没带,也很担心。”

    盛无隅淡淡道:“挺好的,老爷子那边我会说。”

    盛磊磊看他心意已决,只好唠唠叨叨说起家里的事情来,盛无隅也只是默默听着很少说话,但盛磊磊却知道他其实很关心家人,这场病却让他将所有家人都推拒开,自己一个人默默承受,全家人只痛心他,却又不知道如何挽回他。

    “我们回房吧,天要黑了。”

    盛磊磊长长叹了一口气,上前想要推盛无隅的轮椅,却被他一个冰冷眼光逼得站住了脚,眼睁睁看着他按了按钮,自己驱使着轮椅下山去了。

    走到山道,却看到禤晓冬也提着一大篮子的白皮石斛也到了门口,手里还拿着一大把的金桂,看到他们回来,先把柴门推开,然后过来把石斛提给盛磊磊:“盛警官放车上吧,明天带回去。”

    却把那一把金桂花递给了盛无隅,盛无隅接了过来,然后盛磊磊就眼睁睁看着禤晓冬空了双手,自然而然绕过轮椅后头,提起轮椅轻松进了院子,然后推着盛无隅上了回廊,一边还笑着说话:“这桂树有些年头了,花也比一般的香……”

    ……

    盛磊磊风中飘零,原地石化。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