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手绘玻璃

作者:灰谷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盛无隅正式搬进禤晓冬这小小农场那天,刚下过一场秋雨,天气已经微微带了凉意,但空气仍然是属于秋天的不拖泥带水的爽利干净。

    禤晓冬接过盛无隅递过来的包装精美的盒子,有些吃惊:“是什么?”

    盛无隅微微一笑:“见面礼,作为租客,接下来要打扰房东了,还请多多关照——算是上次青橄榄的回礼,青榄猪肺汤,味道确实不错。”

    禤晓冬不知为何忽然有些尴尬,只好以拆礼物来掩饰自己的窘迫,但漂亮的包装纸打开,露出一整套玻璃餐具的时候,他还是吃了一惊:“这是餐具?”

    盛无隅笑道:“不错,从前在国外看到好看买的,在我手里一直存着也没用,倒是明珠暗投了,正好搬过来住要给你送礼,这个倒是合宜,特别是你手艺这么好,也不辱没了这套餐具。”他今日穿了一件黑色薄针织衫,显得肌肤白得透明。他这些日子睡眠障碍越发严重了,但除了自己和监控睡眠的仪器,谁都不知道,他外表仍然保持着那一贯的从容和优雅。

    禤晓冬拿了一只玻璃碗起来对着光仔细欣赏,眼睛闪闪发光。

    晶莹剔透的玻璃碗壁上,栩栩如生描绘着细细的水草,笔触细腻逼真得仿佛是数丛真正的水草被封浇在了琉璃内,然而水草上停着的浅蓝色的蜻蜓,却又显示出这是水平极高的手绘。

    浅蓝色的蜻蜓翅膀半透明的,上面的翅膀纹理清晰可见,与水草融洽地布满了整个圆润晶莹的玻璃碗。

    四只饭碗都是水草和蜻蜓,但姿态各异,清新美好,其他玻璃碟和汤碗又各自不同,有的是花和蜜蜂,有的是葡萄架,有的是麦穗,有的是雪中的冷杉,既写实,又充满了艺术感。

    有一支几乎正圆形的玻璃花瓶,绘满了熟透的浆果株和矮草丛,放在桌上仿佛重现了那林间的小景,连草叶上的露珠,熟透浆果表面的白霜,都细腻地表现了出来。

    巧夺天工的艺术品。

    禤晓冬对光照了许久,才记得和盛无隅说了谢谢。

    盛无隅点了点头,回了自己房看施寄青安排他的行李。

    施寄青刚刚盯着搬家工人将那昂贵的钢琴妥善放置在了房子一侧的方地毯上,打发走了所有搬家工人。亲自将盛无隅的衣物行李都清点过,细细查了一轮后,万无一失了,这才转头带着盛无隅一一演示过所有新装的设备,然后才十分不放心道:“盛董您再看看还缺什么吗?不然,我还是让小高过来和您住一段时间,等你适应了再说吧。”

    盛无隅道:“不必了。”只要有一个熟人在,他就必须要端着那副完美的面容……但此刻他只想一个人。

    他对施寄青道:“安排好了你现在就回去吧,不然回市里时间就太晚了,公司的事大部分交给执行董事商量着做就行,有什么必须我做主的你再联系我。”

    施寄青有些无奈,但也知道盛无隅的坚持,便里里外外又看了一遍,才出来和禤晓冬道别,盛无隅送她出来,一眼看到看到禤晓冬还在厨房窗边反复转着那些玻璃器皿在赏玩,双眸晶亮得犹如得到爱不释手玩具的儿童。

    这么喜欢么……

    盛无隅微微一笑。

    也就是当时在国外看到觉得好看,顺手买了一套留着,前些天决定过来住的时候,想着应该送点礼给主人家——在自己收藏里头找了下,看到这套手绘玻璃碗,莫名觉得对方会喜欢,就选了这套。

    果然很喜欢的样子。

    作为曾经的外交官,又是名门世家的贵公子,他收过很多礼,也送过很多礼,甚至代表国家送过国礼给国外使臣,也收过无数名贵的礼品。

    但他第一次感觉到这种送出去的礼物被对方如此珍视喜爱,所获得的微妙的满足感和欣悦。

    晚上,盛无隅看着一桌子的隆重的菜有些意外——就两个人,这菜量实在多了些,虽然分量都不多,但最关键是,每一道菜都看出来是精心制作,卖相分外好。

    玲珑的水草蜻蜓碗里,装的是晶莹洁白米饭,主菜是整齐码着的半透明胭脂色水晶肉,翡翠秋葵牛肉丝,葱油炒青豆,汤是金汤菊花鱼,大大的玻璃碗里装着剔透冰块上卧着新鲜的冰菜沙拉,茎叶上仿佛凝结着晶莹冰霜,甜品是乳白淮山糕,上面淋着晶亮的蜂蜜桂花汁,还有两个玻璃杯里装了晶莹红亮的西瓜汁。

    禤晓冬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这么好看的碗,得装点好看的菜才衬得上。”

    盛无隅笑意从嘴角慢慢漾了起来:“没事,你这样很好,比我以前觉得好看就束之高阁收藏的好。”

    禤晓冬耳根微红,替他盛汤,盛无隅却好奇问道:“这肉……是怎么做成这样半透明的样子?”

    禤晓冬道:“这是红糖腌制过了才用来蒸的肉,控制好的话颜色会很漂亮——有一些小技巧……其实关键是这最后淋上去的汁,一般家常吃就没必要做这一道工序,但是这玻璃碗,配得上这样漂亮的胭脂色。”

    “很多人用红苋菜,但是红苋菜的味道其实比较浓烈,我觉得会抢了肉的味道,所以我用的是紫甘蓝,用料理机打碎以后,调入柠檬汁,就会变成很漂亮的胭脂色,然后再加一些琼脂和淀粉进去,让它浓稠一些,就变成这样晶莹剔透的汁水了……口感也非常好,有了柠檬的酸味调进去这红糖腌渍的甜,就不会太腻,我觉得倒是比红苋菜更合适,你可以试试。”

    “还有一种胭脂萝卜也可以调出不错的颜色,但是手边没有,而且味道也没这么好……那个主要用在泡菜上。”

    他说了几句,感觉自己说得有点啰嗦,但抬眼看到盛无隅正凝神听着,一双清冷的眼睛也专注盯着他,似乎真的很想知道这水晶肉是如何有这样漂亮的颜色。

    他有一双长眉,几乎飞入鬓中,双眸如冷星,盯着人的时候却只让人受宠若惊,仿佛被目空一切的神灵凝视。

    禤晓冬心想,难怪他平日虽然冷淡的很,但是却能在外交场合游刃有余,被这样清贵的人盯着和关注,一定会觉得自己是非常重要的人吧——明明眼前这人,是根本不需要自己下厨做饭的。

    盛无隅却十分感兴趣地点了点头:“很有意思。”仿佛他真的要去试试一下。

    禤晓冬伸手给盛无隅倒了一碗汤,汤里菊花瓣金灿灿的,将乳白色的鱼汤都衬托得分外美味。

    盛无隅却伸手夹了一块晶莹的胭脂水晶肉来,真的放入嘴里吃起来,入口即化,确实美味——原本他是不喜欢吃肥猪肉的,但听了对方这花尽心思调出来的颜色,就为了配上他送的礼物,珍而重之,他心里得到了小小的满足。

    就为这,他胃口仿佛也好起来,每样菜都夹了些,细细品尝。

    禤晓冬也感觉到了开心,于是继续给他介绍那葱油青豆:“这是用小葱煎了葱油出来,再炒的青豆,味道也很好,但是如果是蚕豆,口感就更好了,又糯又粉,可惜现在已经不是蚕豆的季节了,葱烧蚕豆是我小时候第一个学会的菜,又要颜色碧绿,又要口感糯粉,又要有蚕豆的清香,又不能弄出葱油腻味,其实火候很难把握。”

    盛无隅微微扬了下眉:“葱烧蚕豆吗?好,下次等你做给我吃。”

    他这话说得平淡又客气,禤晓冬不知为何心里却感觉到了一种淡淡的欣然和期待,他甚至在想那蚕豆应当如何选取最好最饱满的豆瓣剥开。

    饭后,盛无隅驱动着轮椅要回房,禤晓冬却倒了碗鱼汤:“我看到你带了只猫,要喂它吗?我给你拿过去,锅里的鱼汤没放盐。”

    盛无隅原本想说有猫粮,但看禤晓冬拿着鱼汤跟在他身后的样子,想了下没说什么,只让他跟着。

    他的房间已全部改造好了,外边看着虽然还是原来那普普通通的乡村瓦房,里头把一列三间房打通作为卧室,显得极为宽敞,靠墙做了一面墙的书柜和书桌,角落放着一架三角钢琴。

    他们走进去,浅灰色地板平滑如镜,靠着山景那边做了半墙通顶的玻璃景观窗,如今正显着金黄色的晚霞以及群山蜿蜒起伏的剪影。

    一只银灰色的布偶猫躲在高高的猫爬架上警惕地看着他们,观察了一会儿才轻轻跃入盛无隅的怀中。

    盛无隅轻轻摸了摸它的头道:“她叫小布。”

    禤晓冬将鱼汤放在了猫窝附近,小布观察了一会儿,轻悄跃下,嗅了嗅,粉红舌尖舔了下,看来味道不错,便又舔舐起来,发出了呼噜呼噜的声音,想来挺满意。

    禤晓冬抬眼看盛无隅驱动轮椅到了柜子边上,在里头拿了几个药瓶倒了药出来吃,便走到一边替他倒水,然后将水杯递给他,看着他将许多药一粒一粒吞吃了下去,轻声问他:“要出去走走吗?”

    盛无隅用过药后会有一阵子的情绪低落,摇了摇头:“不……我看一会儿书会自己洗澡,你忙你的事情去,如果需要帮助我会和你说,谢谢你。”

    禤晓冬看出了盛无隅显然是想一个人呆着,便点了点头,退了出去,盛无隅在书架上随手取了本书翻了翻,看了一章,便进了浴室一个人洗澡换了衣服,将换下来的衣物都放入洗衣机内洗,然后出来自己拿了吹风筒吹头发。

    鼻尖却忽然闻到一阵清香,他抬头看到门边的矮柜上,那只圆滚滚的手绘玻璃花瓶不知何时被放在了他房间里,里头插满了雪白的野姜花,纤细的梗和细碎的姜花非常衬这只花瓶。

    清香随着傍晚的风漾满了整个房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