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蓬门静候

作者:灰谷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禤晓冬的房子后种着几株有些年份的相思树,树冠丰厚,羽状的树叶参差交错,绿荫浓厚,禤晓冬修葺了房顶后,便在屋顶上靠着树干,拿了杯子边喝水边想着还有什么地方该收拾收拾,却见前院菜地前的柴门有个中年婶子推门走了进来。

    他目力甚好,一眼就认出正是他那许久没来往的表姑高翠兰——一表三千里,这高翠兰是禤爷爷那一辈的堂妹的后代,具体也算不清楚什么辈分,也就含糊着叫着表姑。

    高翠兰其实也和他家从前没什么来往,禤爷爷本身就是个脾气古怪的老头,一个人住在山上开荒,不爱和人来往,儿子进城打工一去不回,在村里人看来就是个不好亲近的穷酸孤老,这高翠兰只能说算是个姻亲,沾亲带故,他回乡后去镇上办户口手续时见过几次罢了。

    高翠兰进了门,无视嗷嗷叫的小黑狗,在菜地里先转了一圈,伸手掐掐黄瓜,摸摸南瓜苗,非常满意走进院子里喊着:“晓冬啊?晓冬?”

    禤晓冬在树干上应了声:“在,表姑有事?”

    高翠兰抬眼看到他在屋顶上居高临下看着她,倒是吓了一跳:“哎呀,吓我一跳,一大早在屋顶干嘛呢?”

    禤晓冬道:“我捡瓦呢,台风过了,怕漏雨。”

    高翠兰看他从梯/子上利索下来,笑得和蔼:“有空也帮我家捡一捡啊。我昨天听阿贵那小子说了你种了好大个菜园子,果然是退伍兵啊,一把子力气,这一看果然侍弄得好。你也知道,你姑父开了个小饭馆,拿货都是在菜市上收的菜,又贵又不好,我看你这菜长得这么多,阿贵说你一个人吃不完,都拿去送夏婆婆了,就算送也吃不完啊,我刚才看那韭菜都老了!那南瓜苗也长出来老长,太可惜了!”

    “放着白白都老了,喂猪都不吃了,你看这萝卜花,都要长种子了!我和你姑父说了,反正他也要去收菜,与其把钱给外面那些贩菜佬,不如给自家人呢,你这菜地的菜,不如都专供我们家饭馆,你姑父一个月给你一千块!也不用你辛苦,我叫阿贵每天早晨过来收了三轮车开到镇上去,一点儿不费你心,一个月白白多了一千块,如何?”

    禤晓冬道:“哦多谢表姑,不过还是算了,这菜我留着有用,你还是先找别家看看。”

    高翠兰一听急了:“有什么用?我看你也没养猪,白放着也是一毛钱没有,现在你白白一个月多了一千,有什么不好?”

    禤晓冬道:“我有个朋友要过来住一段时间,我要都留着给他尝尝。”

    高翠兰道:“一个朋友能吃多少?这样嘛,你要留哪块,我们就给你留着,我让阿贵不摘还就好啦?”

    禤晓冬道:“我那朋友挑剔,算了,你找别家吧。”

    他转头收拾了梯/子就往屋里去,高翠兰连忙上前道:“这样吧!都是亲戚,我让你姑丈给你一千五!怎么样?我们请的厨师一个月都才三千呢!不少了!我昨儿听镇上人说看到你叉了两条好大的山洞鱼,不然你有空也帮你姑丈带几条呗!另外给你算钱,客人也爱吃这泉水山洞鱼,说汤好呢。”

    盛无隅似乎不太爱吃鱼,还是真的是因为吃药的原因?很多药确实吃了伤胃,又或者是鱼和羊在一起不合他口味,禤晓冬微微出神,拒绝道:“没空,那个太费功夫了,水又深又冷,不去了。我山上还有些树苗要种,表姑你还有别的事吗?要吃菜就摘点回家吧,我要上山去了。”

    高翠兰看禤晓冬拎了锄头推开门就要出门,张了张嘴,结果禤晓冬路过她身边,身形高大,肩背挺拔,神情硬朗冷漠,气场逼人,她一时竟然心里微微发怵,没能继续劝说下去,就这么迟疑一会儿的功夫,禤晓冬已大步推门走了出去,扛着锄头往山上走远了。

    高翠兰讪讪站在菜地里,咬牙心道这人和从前老头一样,脾气也一样古怪,有钱不赚,白白一个月一千五呢!留给朋友吃?什么金贵朋友,吃个菜要留这么大一菜地?可真是轴!现放着钱呢!捡都不捡!

    她虽然不甘心,但禤晓冬明显不想和她交流,镇上饭馆也还等着她回去帮忙呢,也只能跺了跺脚,顺手拔了几颗莲花白包菜,提着回家。

    禤晓冬挖了几个树坑,便接到了一个电话:“禤先生您好,我是盛无隅先生的秘书施寄青,盛先生让我下午过您那边去,安排住宿装修和搬家事宜,我下午会带几个设计师一起过去,请问您方便吗?”自称秘书的女子声音清甜柔软,但几句话说得却干练简洁。

    禤晓冬道:“好,我有空,到了打我电话就行。”

    到了下午果然施寄青到了,她看上去三十多岁,留着短发,一身职业装,风风火火带着两个设计师来里里外外测量了一遍,又低声商量了下,才出来对在厨房的禤晓冬道:“禤先生,我们基本掌握情况了,这次租房涉及的面积大概三百平米,根据盛董的要求,我们会按静海市的平均租金给您支付租金费用,并按每个月一万的伙食费支付给您作为餐费。另外我们会在征得您的同意的基础上,对租住的房间在不涉及外观改变的情况下,进行适当的改造,改造方案会在近期给您发过来,您同意后才会开始改造,一切改造费用都由我们支出。”

    “刚才我们检查了一下,目前涉及到的改造主要有房间、道路的一些改造,为了方便轮椅进出,房门外到山下山上,我们打算做一些道路改造。房间内所有门都要做无障碍通道,卫生间,睡房等都要做相应的扶手改装和智能设备,配备一些相应的理疗机器、运动器材和护理床。”

    “另外,为了方便用水,对水井进行改造,加装抽水机、水泵、净水设备以及接入卫生间、喷淋设备、热水器还有一些生活用具比如空调、马桶、扫地机器人、自动吸尘器等等。为了方便盛董工作,需要加装一些工作相关的投影仪等等智能工作设备,因为盛先生养猫,因此还要做一些猫爬架和一些猫的用具,另外还有安全防盗设施、灭蚊驱鼠设施,防火设施等等需要加装。来之前盛先生还有交代,说您这边如果也有需要装修和改造的,也请只管一并吩咐,一切都要尊重您的意见,如果我们加装的设备会给你造成不便的,也请您提出意见,我们会根据您的意见更换改造方案。”

    禤晓冬在冰箱里拿出了一个玻璃饭盒出来,打开道:“我这里只是荒山的农庄,房子闲置的,不需要那么高租金,另外盛董身体不便,肯定需要加装许多方便他行动的设备,这也是必须的。想怎么改造都行,没关系的,我这里没什么要改造的——天热,你们吃点冰淇淋吧。”然后拿了勺子挖出好几球奶白色的冰淇淋放到长桌上的素白浅碟。

    施寄青从静海市一大早赶过来,确实口渴了,但她刚生过孩子,正努力控制身材中,只好拿了水一边喝一边道:“多谢,我在控糖,兰工小芙你们吃吧。”

    禤晓冬道:“这是自制的冰淇淋,没放糖,用的释迦果肉和牛奶,天热,而且你今天走了不少地方吧?消耗大,吃一点应该没事。”

    施寄青听了没放糖,有些意动,看禤晓冬拿了瓶糖粉在一旁放在冰淇淋盒子旁:“如果爱吃甜的也可以自己在上头撒点糖粉。”

    两个设计师,叫兰工的应该是主设计师,四十多岁,沉稳成熟,大概顾忌着自己是男的不好和女孩子抢甜食,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只拿水喝。另外一个叫小芙的是设计助理,看起来刚毕业没多久,年轻得紧,道了谢,忍不住舀了一勺放入口中,立刻眉开眼笑:“太好吃了!是什么果肉来着?”她立刻拿了糖粉来撒上了一层洁白糖霜,一勺接着一勺吃起来。

    禤晓冬道:“释迦,熟透了的,味道不错。”

    施寄青看了也拿了一碟过来尝了下,果然细腻清甜,软糯松香,释迦果独有的清香口感一绝口感实在超绝,心里刚想着这真的是自制的?还是冰淇淋机?刚才她已先看了厨房有没有需要改造的地方,并没看到冰淇淋机,人工搅打能如此细腻松软?

    正坐着品尝冰淇淋,却忽然三人都闻到了一股菜香,瞬间腹中咕噜咕噜起来,转头看原来是禤晓冬打开了蒸笼,里头蒸着的菜香就出来了。

    禤晓冬转头看他们笑道:“你们没有用午餐吧?我给你们做了几个简单的家常菜,用了午餐吧。”

    兰工已忍不住开口:“是什么菜?闻着很香。”

    禤晓冬道:“刚才看到村头有家人杀猪,买了点新鲜的,蒸的猪脑,加了点新鲜天麻,可以防治头疼,豌豆尖炒腰花,还煮了猪尾巴黄豆汤,天热,还凉拌了个酸菜猪耳朵,你们随便吃点吧。”

    说完他已麻利端了菜上桌,样样齐整,却之不恭。三人客气了几句也都顺水推舟吃起来,这一吃,就完全没收住,最后三人居然把桌子上的菜全吃干净了……施寄青忽然有些理解为什么老板忽然说要在乡村休养一段时间了,不为别的,就为这口吃的,也完全值得啊!

    晚上施寄青等三人走的时候,车上装了半个后备箱的新鲜刚收的释迦果,几大包白皮石斛,自晒的萝卜干、咸菜、笋干,还有一大瓶青橄榄——她们再三推辞,却还是却不过盛情,都带着感激收下了,施寄青心里想着下次回来能带些什么东西还礼才好,一边对禤晓冬告辞,上了车回静海市。

    返程之时,施寄青在车上给盛无隅打了电话,简明扼要地汇报了下今天的安排,然后说了下收获,盛无隅听到也给自己带了一大包青橄榄,微微有些吃惊:“为什么给我青橄榄?”

    施寄青道:“禤先生说,上次你来嗓子有些哑,而且时不时咳嗽几声,建议你泡茶喝或者用来煮猪肺汤,味道也很好,清肺利咽的效果是立竿见影的。”

    话音才落,施寄青就听到对面忽然轻声笑了声。

    施寄青愣了下,她已经很久没看到盛董笑了……总是一副严肃冷漠的样子……

    笑声很短暂,然后盛无隅声音轻松道:“不错,明天把青橄榄拿来办公室给我。”

    施寄青:……

    第二天施寄青果然带了那罐青橄榄到了盛无隅办公室,同时带了设计师以及他连夜赶出来的设计图,在盛无隅办公室打开了投影,介绍装修情况。

    盛无隅打开那洗得干干净净透亮的密封罐,里头整整齐齐码着新鲜的新鲜青橄榄。他修长手指拈了一颗往嘴里含着,嚼开,青橄榄独特的苦涩味在舌尖漾开了,然后随之带来的就是无尽的甘香。

    不多时他就吃完一颗,慢条斯理吐了尖尖的核,然后又拈了一颗放进嘴里继续嚼着——这东西,还挺容易上瘾,嗓子也确实舒服多了。

    设计师介绍完装修改造的内容,施寄青补充道:“另外我看了下那边虽然离镇上近,但是您一个人住还是很不方便,我看场地还绰绰有余,是否增加一间助理住的房间。设计也做好了,总共涉及所有房屋改造、设备采购、装修人工等等预算大概是一千三百万元。”

    盛无隅道:“可以隔个小房间备着,但是不需要助理常住,我一个人就行。”

    施寄青没说什么,知道盛无隅拿定主意,便道:“那如果您没意见的话,我们就开始改造了?接下来一个月我会经常去那边,不过新招的小高还不错,基本上手了,您在公司这边可以多吩咐他。”

    盛无隅道:“一个月?工期这么长?”

    施寄青一怔:“要的,不仅仅是房间装修,安全设施和生活设施都必不可少,光是铺地板和修山路……”

    盛无隅打断她:“不用铺地板,山路也不用修,我轮椅有爬山功能,不需要专门修山路——就算修,如果禤先生要修的话,可以等我住进去了再慢慢修也行。”

    施寄青道:“禤先生倒是什么要求没有提,山路不修可以,地板不铺的话,那我们改用通铺羊毛地毯的方案也行。”

    盛无隅却摇头:“不用地毯,就水泥地板,挺好的,我那天看到了,他拾掇得很干净。”完全可以想象若是铺上地毯,那小哥怕是一步都不会踏入他的房间,那有什么意思?他要的是加入,体验对方的生活,可不是过去砌一间水晶屋。

    施寄青为难道:“水泥地板太粗糙,扫地机器人和吸尘机器人都很难工作。”

    好在一旁的设计师经验丰富,已迅速反应过来:“水泥自流平也可以的,我们派技术工人重新打磨光滑,是一样的。”专用细砂纸细细打磨水泥地板到平滑如镜是可以的,当然其实人工费比铺木地板铺瓷砖都要高很多,必须要专门的技术人员和专门的机器,但是,谁让盛总给钱多呢?他实在是给得太多了。

    盛无隅点头道:“地板墙和吊顶全部都不用做,墙纸也不用贴,只需要加装所有的设备即可,工期我只给一周,下周我就要搬进去。”一周还是太短,但自己身体特殊,只能再忍忍,回来城里以后,他忽然觉得工作太繁杂,城市太吵闹,每天见到的人实在太多,食物都难以下咽,空气也很差。

    施寄青能做盛无隅秘书多年,自然是能跟得上他的快节奏,干脆点头道:“好,那就水泥地板和墙面全部打磨。”

    盛无隅道:“尽量不要动对方的房屋外观,只做必要的房间改造,加快进程,不然施工时间太长,你家孩子还小,没人照顾。”

    施寄青心里一阵暖流:“谢谢盛董体恤!”

    盛无隅将那装着橄榄的玻璃罐在桌面上推了推,他已经不知不觉吃了好几颗,现在满嘴甘香回味无穷,他对施寄青交代:“下去把这个拿给我司机,让他带回去给我房子的家务助理。”

    施寄青忙道:“好的。”

    盛无隅嘴角却不知想到了什么,微微一翘:“告诉家务助理,就说我今晚想喝青榄猪肺汤,让她好好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