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雪白羔羊

作者:灰谷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盛磊磊冷冷道:“你认识我?”

    禤晓冬微微一笑:“你手掌心的枪茧,还是挺明显的。”握手的时候,那熟悉的粗粝手感,长期玩枪留下来的枪茧,很好认,更何况眼前这位青年的行止之间,很明显是受过非常严格的训练。

    梅克公司那款猎0枪国内基本都是警用军用多——他也用过,当然不少有钱人也都能配备这种猎0枪办下持枪证来,但能玩出那一手0枪茧,还得经过苦练,一般人家练不起。

    他也就随口一诈,对方显然也不屑于掩饰。

    “我代表盛家向您道歉。”

    一个冷清的声音忽然在众人身后响起,所有人都立刻往旁边让开,露出了一个坐在轮椅上的青年男子。

    无论认不认识,所有人看到轮椅都知道了这就是今天寿宴的主角,盛无隅。

    他的容貌属于东西方都会欣赏的那种美男子,高鼻深目,五官线条分明,睫毛分外长而直,深邃双眸犹如含着星辰,但眸色却是深琥珀色,肌肤带着久病之人的苍白,唇色也很淡,没什么血色,但这无损于他的威仪,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褚若拙站在盛无隅轮椅后,向禤晓冬使着眼色,一边干笑着:“一场误会,一场误会,都怪我刚才和磊磊打赌吹牛,磊磊赌输了才和我这朋友开个玩笑,开个玩笑,是训练用的橡皮弹——想吓我这朋友一跳,没想到弄坏了盛老爷子的鱼缸,还差点把林二少也伤到了,实在对不住!这鱼缸我来赔……”

    “不必。”

    盛无隅冷冷道:“盛磊磊,道歉,然后立刻回警政司去自行报告,该受什么处分,你自己承担。”

    盛磊磊已经收起了之前那骄横的神色,走到了禤晓冬面前,真的对他九十度鞠了个躬:“对不住,禤先生,是我冒犯了你,我会赔偿你的精神损失和物质损失,同时也会翻倍购买你带来的鱼,非常抱歉。”

    盛无隅听到禤先生时,神色却微微一怔。

    禤晓冬却道:“道歉我接受,买鱼就不必了……我看到这鱼缸里的鱼,就知道你们并不是真的想买红龙,红龙性烈,和这么多昂贵的锦鲤是无法生存在同一个淡水缸里。”

    盛磊磊抬眼看他:“所以你才转身就走?”要不是莫名其妙忽然出现的林二少,又看到他忽然转身就走,他也不会做得这样仓促……

    禤晓冬看了眼一旁神思不属的林亦瑜:“不重要……既然不是真的要买鱼,我先回去了,我买的是下午的票,再不出发就要错过时间了。”

    褚若拙连忙道:“我送你。”

    盛无隅道:“先去后面换身衣服吧,禤先生,一应费用都由我们承担……这鱼缸你也不好拿回去了,连红龙我们一起买下,褚少今天麻烦你了,也麻烦你送禤先生回去。”他一双分外干净的眼睛凝视着禤晓冬,客人们看着都感觉到他的尊重和恳切。

    但禤晓冬目光和他对上,却不由微微躲闪,低声道:“好。”

    他转身就跟着管家走了,脚步甚至带了些匆匆,明明得了这样一个位高权重的人代表盛家的低头和道歉,他并不像大获全胜,反而像是急着逃离。

    褚若拙连忙笑道:“是我的朋友,自然我会照顾好,找机会再和盛董聊聊,那我先告辞。”他笑着打了招呼也转身跟上了禤晓冬。

    盛无隅若有所思,却又转头看到林亦瑜还站着发呆,不由轻声道:“林二少?您也到后边更衣室去换一套衣服吧?”

    林亦瑜仿佛大梦初醒,连忙道:“好……好的。”他也匆忙走了过去,客人们看事情到了尾声,也陆陆续续散开,盛无隅却笑着道了前边客厅,坦承招待不周,客人们则纷纷笑道:“磊少年轻气盛,淘气开个玩笑,盛先生不必苛责。”

    “训练子弹而已,上次韩家几个少爷在南山那边搞了个围猎,听说都是真枪实弹,别太苛责小辈啦。”

    盛无隅始终彬彬有礼,待到席终送走客人,盛无隅才回到书房,那里盛磊磊站在那里,看到他回来才低着头带着愧色:“小叔……”

    盛无隅其实身体很累,但也只是微微靠在轮椅上,问他:“姓禤?叫什么名字?”

    盛磊磊低声道:“禤晓冬……小叔,您累了吧,我扶您回房歇一会儿吧?刚才蔡医生叮嘱了我,让我不要惹您生气。都怪我做事没分寸,原本您快手术了,本该让你好好休息……”

    盛无隅轻轻笑了声:“你还是没觉得自己错,只是觉得是自己事情没做好,牵连了我,还被别人识破了,嗯?”

    盛磊磊眼圈红了:“只是听褚若拙说了那事,听到姓禤我就留了心,一问果然是从陆军署那边退伍的,再一查就是他,他害小叔成这样,我也就想戏弄他一把出出气,没想到给小叔添了麻烦……”

    盛无隅淡淡道:“不是他。”

    盛磊磊一怔。

    盛无隅长长叹了口气:“我的事,不用你们来替我出气,更何况他还不过是个替罪羊。”

    “一则当年夜间救援确实是意外流弹并非故意,二则那个禤晓冬,在陆军署是以神枪手闻名,蒙眼射击凭声音仍然精准射到移动靶子,不该是他。当时他们送了卷宗和处理结果来,我就说了不必为难他。他一个农家子弟,执行多项任务立功,最后还是因为毫无背景被拿来做替罪羊,前程尽毁,何其无辜。”

    “我刚才调了监控来看,调了慢速才看清那一瞬间发生的事,你枪击鱼缸的时候,他背对着鱼缸正要离开,忽然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立刻回头看了眼鱼缸上的弹孔,然后迅速将林二少按下掩护……仅凭那一瞬间子弹在鱼缸裂开的弹孔和声音,他就能判断出你用的是什么枪,你觉得这样的人,会射击出错吗?”

    盛无隅想起刚才那人气定神闲的样子,沉声道:“这样的人才,被迫退役是损失。”

    盛磊磊咬牙道:“不是他,难道另有有背景的人?我去查!”

    盛无隅冷冷打断道:“我说过了不必追究,无论是谁,那天晚上的救援本来难度就大,还是跨国救援,本来就冒着很大风险。事后牺牲了三位特种兵,重伤一位。那不是故意的,不必迁怒——再说,他如果不愿意退役,没人可以一手遮天处置这么一个累累功勋的技术兵,还是个顶尖的狙击手。”

    那一瞬间的目光闪躲,证明了他认识自己,再回忆起当时褚若拙和自己说,知道自己这家科技公司研发这些,是这位朋友提醒的,应该是对自己有关注,是顶罪后对自己这个受害人有些歉疚还是别的什么心路历程?

    盛无隅对这位退役的狙击手忽然起了一丝兴味,记得自己很少接受采访,公司的宣传其实也没怎么做,毕竟自己不缺投资。似乎只有一次却不过长辈请托,接受过一次采访,也主要是介绍公司的科研方向和成就,对方得很关注,才能记得茫茫信息海中这么一点不起眼的报道。

    那么是什么时候开始关注的呢?从自己出事以后——一直在凝视着自己吗?

    他又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呢?歉疚?不甘?

    盛磊磊吃惊道:“难道是自愿顶罪?”

    盛无隅淡淡道:“让一个人自愿顶罪方法很多,足够的利益交换,自上而下的权势压力,又或者……所谓的战友情谊……这些都不重要,对于我们来说,你不必再查,也不可再为难对方。”

    “你自己回去写检讨吧,记大过和降职是跑不掉的,但是是你该承担的责任——另外我会直接从你分红里头扣除这次的所有损失以及给对方的赔偿。”

    盛磊磊低声道:“是,小叔叔您别生气了……我扶您上床休息吧?您明天要入院检查了吧?我送你去住院了再回警政司。”

    盛无隅道:“我自己可以。入院这边我已经决定推迟手术,暂时不入院了,这段时间我会找个地方休养下,不必你管了。”

    盛磊磊吃了一惊:“怎么推迟了?可是爷爷说了你在静海城这边让我一定要照顾好您的,我年假都请了,您打算去哪里休养?我陪着您。”

    盛无隅冷酷道:“不必你跟,我自己能照顾自己。”

    盛磊磊只好低头退出书房,退出之前,盛无隅却问他:“那个禤晓冬,似乎和林二少认识?”

    盛磊磊有些茫然道:“我当时看到林二少突然出现也觉得奇怪,不过禤晓冬似乎没和他说话,只是转头就走,我本来也不想惊扰到客人,看他转头走了一时着急才……”他看了眼面无表情的小叔,连忙又转移话题:“不过,说起来的确是奇怪,那个场合,林亦瑜忽然愿意为他付这么一笔巨款,确实蹊跷,一百万也不算小数目了……”

    盛无隅冷笑了声:“你也知道你刚才那一副冷嘲热讽横行霸道嘴脸难看,人家正儿八经续弦生下的婚生子,你有什么优越感说那些话?把盛家的脸都丢全了。”

    盛磊磊低声下气:“我送个礼给林二少致歉。”

    盛无隅挥了挥手:“去吧,态度诚恳些,年轻人莫名其妙淋了一身水,又受你这样的当众羞辱,还是那样年纪,更敏感,不要莫名其妙树敌结仇。”

    盛磊磊应了,看了眼昏暗灯光下小叔疲惫苍白的神色,心中一酸,几乎被沉重的愧疚压倒,缓缓退了出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