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五十章:雷厉风行

作者:土豆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郑当时闭上眼睛,叹了一口气,“周忧,栎阳附近有方士几许?”

    “大大小小共二百余人。”

    “二百多人……人有点多啊,必须再找车骑将军要点兵马了。”

    司匡咧嘴微笑,“郑公,吾侪已有五百北军甲士,再辅以栎阳守军足矣。”

    郑当时皱眉,看了司匡一眼,盯着周忧,喘粗气问道“栎阳有多少兵马?”

    “四门共计一千三百有余。”

    “汝立刻征调五百人,并入本官所携军旅。一个时辰之后,三军出动,乔装打扮,摸进周围,捉拿所有方士!”

    郑当时瞳孔猩红,充满杀气,用冰冷的声音,道

    “届时!”

    “反抗者,杀!”

    “操兵戈对峙反抗者,杀!”

    “意图逃跑者,杀!”

    “谋害他人,百姓对其被捉拍手叫好者,杀!”

    “室中存在大量硫磺者,查封住所,且押赴栎阳衙署!”

    “诸君切记,宁可捉,也不可放跑一人!”

    “诺!”

    ……

    ……

    一个时辰之后,栎阳城内五百大汉北军配合五百普通士卒,共千人,兵分多路,向周边移动。

    “轰轰轰!”

    “轰隆隆!”

    地面被踩踏地颤抖,尘土飞扬,黄沙满天。

    “呼呼呼呼!”

    数的火把升起,照亮了漆黑的深夜。

    郑当时骑马,对大军高呼,

    “不论结果如何,明日午时必须在栎阳集合!不得有误!违反者,军法从事!”

    “诺!”高昂回声过后,长龙似的队伍便从栎阳军营窜出,向四面八方俯冲而去。

    ……

    谷口县

    某道

    “咚咚咚!”

    “咚咚咚!”

    “开门!快点开门!”

    “谁啊?”一名穿着草鞋和白色道家长袍,额头点染了一滴红色朱砂的童子从后院跑过来。

    “别废话,快点开门!”外面催促之人的声音粗犷,让人倍感压力。

    童子将门口的门栓拨开,

    “嘎吱……”

    木门被打开了一个小小的缝隙。

    还没等童子将其全部打开,突然一股巨力传来。

    “砰!”

    木门被人用脚完全踹开。

    “轰隆隆!”

    须臾之间,数十名身北军士兵杀气重重冲了进来。

    童子瞪大眼睛,惊呼“尔等何人!此乃道家场地,汝等会惊扰神灵的!”

    领头之人丝毫没有在乎身边这一个小孩子的警告,他面表情,用力向前一挥手,道“全部拿下!”

    “诺!”

    “咚咚咚!”

    “砰!”

    “咣当!”

    冲进来的士兵就像是一群饿狼,将道观中的所有木门都砸破,在里面休憩的人被强行揪出来。

    一名穿着淡蓝色素色长袍的中年人,宛如一条死狗,被两名北军士兵强行从道观主殿拖了出来。

    “尔等究竟是何人!吾乃世外之人,何曾得罪汝等?”中年人红着眼睛,尖叫连连,“汝等侵扰神灵安宁,是要遭受天谴的!”

    祖师留下的百年基业,被这一群来历不明的人给砸毁,他怎么能不心痛?

    主殿后面的炼丹室在他的眼皮底下被强行砸开,丹炉被推倒,放在抽屉里面的各种材料被粗暴地抽出来查看。

    他可奈何,虽然想要反抗,但却因为被按住,什么也做不了。

    “闭上你的嘴!大汉北军办事,不服者杀赦!”领头之人眯着眼睛警告一声。

    “北军?”中年人心中大惊,急忙说道“吾所犯何罪?汝有什么权力捉拿吾等百姓!识相的,赶紧把吾和吾之弟子放了,不然吾就去长安面见陛下,陈述汝等之罪过!”

    “不必!”领头之人嘴角勾起,似笑非笑地说道“吾免费送尔等前往长安!”

    中年人愤怒地瞪着眼前的北军士兵,威胁道“吾会让尔等付出代价的!”

    “哼!随你!”领头之人不屑的冷哼一声,环顾四周,诘问道“这里是否还有可疑人等?”

    “启禀什长,道观中的人都在这里了。”

    领头什长点了点头,道“带着他们,回栎阳!”

    “诺!”

    ……

    淳化县

    “杀啊!”

    “杀!杀进去!”

    “哗啦啦!”

    藏在衣服下面的甲胄哗啦作响。

    大汉北军对眼前的道观发动一次又一次冲锋。

    领头的什长对着道观里面大喝一声“大汉北军办事,速速投降!否则杀赦!”

    “哼!一群贼子还想冒充北军?都给我顶住!我已经让童儿去报官了,不出一刻钟,县尉一定会来支援的。大家给我顶住!”一个穿着素色长袍的方士面红耳赤,对周围的弟子们下达命令!

    道观之人,人手一把短刀,

    方士尖叫一声,指着再一次冲进来的北军士兵,惊恐地喝道“给我顶住!顶住他们!”

    “噗嗤!”

    “噗嗤!噗嗤!”

    刀捅进身体,一个又一个道观弟子倒下了。

    北军也不好受,在这一群人的负隅顽抗之下,也损失了好几名士兵。

    令行禁止,这是大汉军队的核心。

    尤其还是北军这种精锐部队,更要坚守令出必行的原则。

    虽然刀子入腹,但是他们还是咬着牙关,拼命地往里面冲锋。

    “杀!杀!杀!”

    “全军听令!北军开路!栎阳守军捉拿!胆敢抵抗者,杀赦!”

    领头的什长浑身浴血,血丝布满了双眼,手臂青筋暴起,怒火冲天。

    “噗嗤!”

    “啊啊啊啊啊啊啊!”

    “救命!大家快跑啊!”

    “挡不住!魔鬼!他们是魔鬼!”

    一个胳膊被砍断的弟子,捂着自己的伤口,涕泗横流,对着方士呐喊“师尊,吾等投降吧!他们真的是大汉北军!我们挡不住啊!”

    方士依旧是面色狰狞,冷声道“给我顶住!不能让他们进来!一旦他们进来,大家都要死!”

    “师尊!”胳膊断了的弟子再一次惊呼一声。

    “哼!本座没有汝这种贪生怕死的弟子!”方士抽出腰间的刀,一下子捅死了这一名企图投降徒弟,然后冷血地说道“再敢谈论投降者,休怪为师不气!”

    ……

    “什长,什长!道观里面起火了!”

    领头什长定睛望去,在火把照耀下,那黑滚滚的浓烟冲天而起,刺鼻子的气味从道观中传来。

    “该死!一起冲!这一群家伙搞不好想要毁坏证据!赶紧的,杀进去,不用管他们的死活!一定要查明到底是什么被烧毁了!”

    “诺!”

    “轰轰轰!”

    在命令下,超过一百名大汉北军穿越道观门口,一拥而上,强行镇压反抗之人。

    “噗嗤!”

    “噗嗤!”

    血柱乱喷,数的道观弟子倒在地上,尸体遍布整个院子。

    鲜血从尸体的伤口处流出来,染红了这一片土地。

    作为道观主的方士也被四五个士兵按在地上,动弹不得。

    “报!什长,经过查明,此贼子在后院储存了大量的皮甲。看样子,是企图卖给匈奴人!”

    “卖给匈奴人?”这一名什长听了之后,瞪着趴在地上的方士

    快速走近,

    “啪!”一脚踩在方士的手背上。

    用力地碾一碾!

    “嘎嘣!”

    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

    “啊啊啊!!”方士痛苦地惨叫。

    “吾等在前线冲锋陷阵,汝却将皮甲等装备卖给匈奴!汝良心何在!”

    方士趴在地上,一声不吭。

    “来人!把他连夜押回长安!交给廷尉审判!一定要查处皮甲来源以及运送渠道!”什长暴怒吼道。

    叛国罪已经不需要给栎阳了。

    这个时候,廷尉才是这群人永远的家。

    “诺!”

    几个士兵拿出绳子,将方士五花大绑之后,扔到一匹马的马背上。

    在三四个士兵的环绕下,他被即刻押回长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