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八章

作者:时绯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擂台场上忽然安静,所有人的目光定格在霍朝身上。

    陆妍见医修不动,也将目光移向上首的男人,两人的目光恰好撞在一起。她眼中露出祈求,希望男人能救一救快死掉的少年。

    地上的青草随风摆动,偌大的跑马场只剩下风声。

    上首的男人沉默着,深邃的双眼看不清心里的想法。

    陆妍抿了抿唇,失望的收回目光。

    霍朝瞳孔紧缩,手边的酒杯晃了晃,杯中的酒水荡开一层层涟漪。他冷冷的目光扫向一旁的医修。

    “愣着做什么,没有听到王后的话?”

    医修们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连滚带爬跑上前接过少年救治。

    陆妍冲面无表情的霍朝笑笑,眼底里满是感谢。感受到众人打量的目光,觉得继续留下来可能不大合适。于是跟着医修一起离开了。

    当事人离开,擂台上下一片安静。

    下方的众人眼神各异。贵女们盯着陆妍的背影眼底绽放火热的光芒。王后打破了君上亲自定下的规则,居然完好的活着。这简直是奇迹。她们在心里看到了希望。

    另一头的臣子们的想法就更多了,他们心里的担忧成真了。这名仙族王后居然真的能左右君上并且还能活着。这不是个好现象。

    其中几名年老的臣子看向陆妍的背影,眼底露出杀意。

    角落里的沈青竹双目赤红,双手掐进手心,精致修建的指甲崩断了,鲜红的血珠落下染红了褐色的桌布。

    她难以置信刚刚发生的这一幕。

    君上明明最讨厌恃宠而骄的人,可她没有惩罚王后,甚至还为了她破坏了自己定下的规矩。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可刚刚那一幕真实的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君上的确是很爱这位仙族王后。

    真相血淋淋的解开,她的心就像被利刃扎了一刀。疼痛蔓延至四肢百骸。

    她看着陆妍远去的背影,眼底浮起万般的不甘。

    凭什么,这个仙族女人一来就赢得了君上所有的宠爱。

    凭什么……

    她陪了君上几千年,从七星楼到战场,最艰难的时候都是她陪在身边。

    君上一定是还在生气,还在为那件事生她的气,所以才故意这样做。

    对,就是这样。

    一定是这样。

    沈青竹阴鸷的双眼豁然一亮,脸上露出温婉的笑容。等她和君上解释清楚,冰释前嫌,这名仙族王后也该推出了。

    叩叩——

    敲桌的声音打破沉寂。霍朝神情自若看向擂台,眼底没有任何波动。

    “继续。”

    和少年对打的男人还愣神站在擂台,听到声音反应过来。他看向记录比赛的侍卫官,得了对方点头急急忙忙走下擂台,为下一对打擂的人空出场地。

    擂台比赛如火如茶的进行着。

    下方的观众已经没有心思继续观看,各自神思飘到了九霄云外。唯有零星的几名贵女,眼神火热的盯着擂台,眼底跃跃欲试恨不得能亲自上场。

    两个时辰后,擂台比赛结束。

    霍朝接过记录官手中的册子,扫了一眼拿起桌上的毛笔勾出几人。“他们几人去第七营。”

    “是。”

    他扔下笔,并没有如往常那般起身离开。环视下方,眼中浮起冷厉之色。

    “刚才那名少年谁家的?”

    一名微胖的中年人忙起身走到中间。“是臣的二儿子。”

    霍朝曲起手指轻轻敲起桌面,一下又一下,敲进每一个人心里。

    “我记得他是继子。”好像还和阿叶有点关系。

    中年人咽了咽唾沫,额间冒出细密的汗珠,心头涌起一丝不好的预感。胡乱擦了擦汗水,垂着头只觉得寒芒在背。知道瞒不住,终是点头承认。

    “是……是臣下的继子。”

    “来人,将他家所有成年男子拖进石台。”

    “君上饶命啊。”中年男人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石台是什么地方,那里关了无数穷凶极恶的罪犯。军营里最强的人历练的地方。

    他就一个亲儿子,可惜修为低,堆了多少的天材地宝也没用。为了不让他死在擂台,才将未成年的继子推出来顶了名额。若进了石台恐怕连尸体都看不到。

    霍朝不理他的哭喊,眼中平静无波,甚是冷漠。“我说过擂台比武成年男子必须参加。”

    “我也不反对未成年的孩子参加,前提是有能力。你就随便找个人糊弄我?”

    “臣不敢。”中年男人知道这件事再无转圜的余地,心里心痛的无语附加。他的儿子可怎么办?

    那可是他唯一的儿子。

    他的心底升起一股怒火。

    本来一切都很顺利,就算继子死在台上也无人说什么。可那个仙族女人偏要插一脚。心中越想越气,怒火在心口处熊熊燃烧。他儿子要死,这个女人必须陪葬。

    “君上,王后公然破坏您制定的规则,是不是也该罚?”

    霍朝淡淡瞟他一眼,眼中带着强者的傲气。“哦,我定的规则,我女人破。有什么问题?”

    魔族强者为尊。有能力才有说话的权利。

    中年男人能力不够……

    霍朝连个眼神都没有给他,起身走下石阶。经过中年男人面前突然停住。“日后没成年的男子不允许参加擂台比武。”

    身手弱,对战经验少,小孩打架有什么看头?

    他脑海里又想起了妻子抱起少年的一幕,眼底荡开一抹嫉妒。妻子还没有主动抱过他。

    他大步流星离开跑马场。回寝殿的路上,脑子里想着如何‘教训’妻子。

    寝殿大门大大敞开,阿叶等侍女不在,殿内过分安静。唯有那轻微的呼吸声提醒他,要找的女人就在里面。

    他踏进大门,一只粉色的小蝴蝶撞过来。身体晃了晃抱住怀中的人儿。

    陆妍扬起头,一双眼里满是他。“夫君。”

    霍朝心中一荡,冷哼一声。刻意板起脸。

    “知道错了吗?”

    陆妍一听这话觉得有戏,拉着人到桌边坐下,倒了杯灵茶放在对方手中,随后扬起一抹甜美的笑容。“夫君,我这都是为了你,为了你守护的魔族。”

    “哦?”

    陆妍再接再厉。“少年强则国强,现在不是战时何必消耗孩子。他们是魔族未来的基石,还没有长成就被消耗,会影响魔族日后的发展。”

    话毕,陆妍打量男人的神色,面无表情,双眼平静看不出心里的真实想法。心里翻了个白眼,男人还学会拿乔了。

    陆妍眼珠一转,脸上的笑容敛下。一巴掌拍在桌上,蹭的站起身。

    “我一心为夫君,为了魔族的繁荣昌盛。虽然心是好的,可到底破坏了规则。自是该罚,我这就搬到冷宫去面壁思过。”

    正好北边的宫殿偏僻,但是离树林非常的近。晚上可以夜探倒也是好事。

    霍朝:……

    还把自己夸上了。

    陆妍想到林子里的传送阵,双眼忍不住闪闪发亮。迈出脚打算现在就走,一刻都不耽搁。手腕被人扣住,天旋地转间扑进男人的怀里。

    陆妍抬头露出一丝委屈。“夫君我都自罚了,你还不满意吗?”

    “我觉得你做得很对,他们的确是魔族的未来的基石。”

    陆妍:???

    不是,你刚刚在擂台现场可不是这样说的。

    “错的不是这件。”

    陆妍面露茫然,她今天就干了这么一件事情啊,怎么还多出一件呢?

    “你当着我的面居然抱其他男人。”霍朝面色沉下来,眼底滑过一丝不悦。

    陆妍愣住,心里讲这句话咀嚼了好几遍才反应过,男人说的是擂台上的少年。心里一阵无语。

    “那还是个孩子,而且当时他重伤昏迷,不抱他难道喊他醒来自己走?”

    “孩子也是男的。”

    “……”

    “你还没有主动抱过我。”霍朝语气里透着一丝委屈。

    “……”陆妍看下面前的大男人,抿了抿唇,张开双手抱住他的脖子。“现在抱了。”

    “是不是有点敷衍?”霍朝眼底荡开不满。

    “……”她现在想把霍朝踹出去。

    ***

    陆妍哄好了霍朝,以为有时间去找路。后来发现她错了。

    男人白天带她闲逛雾山看景,晚上和大臣聊工作。

    大晚上她跑出去找路一看就容易引人起疑,而且树林里太黑压根看不清。陆妍心里很惆怅,还有几天就回去了,路还没有找到啊。

    她趴在大床上,整张脸埋在枕头里。思索着明天该用什么理由支开霍朝,再看景她都要吐了。

    大门外大红色的灯笼随风晃动,烛光明明灭灭。稳重而沉着的脚步声响起。

    陆妍竖起耳朵一听,便知是出去不久的霍朝回来了。男人最近爱上了抱抱吃唇脂的活动,尤其爱她主动的时候。天天如此嘴都麻了,实在扛不住。她翻身钻进被窝里,面对着墙壁闭眼装睡。

    脚步声走到床边停了。

    陆妍想着男人看她睡着该去洗洗睡了。下一刻身体突然腾空而起,她慌忙睁大眼睛抱住男人的脖颈。恼怒的瞪向男人。

    “大晚上,干什么?”

    “带你去个地方。”他勾起唇,笑容直达眼底。

    “去什么地方啊?”夜黑风高她想睡觉。

    “去了你就知道了。”

    无论陆妍怎么打听,男人一个字也不说。被男人硬拉着换上衣服,披上大红色的披风。

    门外阿叶和白兰早已整装完毕,等候一旁。

    陆妍挑挑眉梢,原来只有她不知道。

    霍朝捏了个诀,眼前一晃,片刻后一行人出现在无人的小巷口。

    街道上挂起各色的灯笼,老虎、狮子,还有蛇……都是比较凶猛的动物。来往的行人摩肩接踵,都是年轻男女,牵着手女子手中提着灯。若是那灯不是张着血盆大口正吞噬小兔子的花灯,这一幕可能会更和谐。

    不愧是魔族,花灯会都搞得这么的生猛。

    霍朝牵起陆妍的手,漫步在街道。

    “喜欢吗?”霍朝问。

    “喜欢。”

    以往的每一年庄也师兄都会带着她去逛灯会,早就腻了。虽然魔族的花灯会别样的生猛,看个鲜艳也没激起心里多大的好奇。

    从各类花灯收回目光,眼前一抹红滑过,定眼一看是糖葫芦。好久没吃了。

    霍朝顺着她的视线看去,牵着人上前买了一支糖葫芦。“吃吧。”

    想吃的送到面前,她反而踌躇了。女神可以当街吃糖葫芦吗?毕竟顶着陆嫣的人设。

    “既然你不想吃,那就扔了吧。”

    到嘴的零食要被扔,这多浪费啊。

    陆妍踮起脚尖拉住男人的衣袖,一把夺过浇满糖衣的糖葫芦。皱起眉梢颇有些勉为其难。“虽然我不喜欢吃,但既然是夫君买的,那我就勉强收下了。”

    白兰:……

    霍朝眼底滑过一抹笑意,心底对小妻子的演技再一次无语。“……其实你不用勉强。”

    狗男人又不按照套路出牌。

    不过风好大,男人说了什么她都没听到。

    唔,糖葫芦真好吃。

    “喂你这人干什么莽莽撞撞的。”

    前方一男人突然旁边的小巷冲出来,撞倒了一对小情侣。一声道歉未说慌慌张张跑走了。

    捕食的狮子灯滚了几圈停在了陆妍的脚边,烛油漏出来,腾地一下升起了半米高的火焰。凶猛的花灯转瞬成了灰烬。

    那女子脸都黑了又骂了几句,一旁的魔族男人哄了哄,两人一起去了旁边的花灯小摊。

    陆妍绕过灰烬打算继续走,却发现拉着她的男人正盯着那撞了人逃跑的魔族男子。陆妍也盯着看了一会,没有发现异常。扯了扯男人的衣袖。

    “夫君?”

    霍朝收回目光,眉心皱在一起,眼底闪着杀意。“我去去就回,你在这儿等我一会。”

    陆妍张嘴正要询问,眼前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见。

    “旁边有一家客栈,不如我们进去等君上吧,您也顺便歇歇脚。”阿叶常年不变的面瘫脸露出很浅的笑容,冰冷的语气也比从前多了一丝温和。

    陆妍第一次看到阿叶笑的时候吓了一跳。这几天看了许多次才勉强习惯。估计对方可能遇见了天大的喜事,才会突然对她露出笑脸。

    三人进了一家客栈。陆妍坐在二楼的窗边,俯身看向街上的人流。

    变故骤起。

    一道破空声乍起,陆妍立刻察觉,微微偏头,不想一旁的阿叶挡在前方,徒手抓住射来的箭羽。

    五名黑衣人凌空落下和阿叶缠斗在一起。

    陆妍下意识想上去帮忙,被一旁的白兰按住拉住袖子。

    “小姐,注意你的身份。”

    陆妍这才想起自己盯着陆嫣的身份,而陆嫣的武力值一般。为了不给阿叶曾添负担,她拉着白兰退到角落躲好。

    黑衣人见目标后退,想要冲过去。却被阿叶手中的长刀拦住。

    客栈打得如火如茶,惊动了外面逛街的行人。喧闹声霎时停止。银针暗器飞出客栈误伤行人。喧哗声乍起,行人们四散逃窜。

    陆妍不理喧哗一心盯着阿叶,发现对方和黑衣人们打了个平手,心中的紧张落回心底。

    她这才有心思看向混乱的街道。默了片刻,双眼一亮,因为激动双手用力攥紧纱裙。

    这是个好机会!

    身体好似突然之间有了自己的想法。还未等她的脑子下命令,有想法的手拉起白兰,跟着有想法的脚冲进人流之中。

    自由,我来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