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十二只受受

作者:受受亲爹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瞿染姒乌黑的瞳孔骤然变大,“兄长!”

    男人猝不及防咳出一口血来,脸上脏乱不堪,看着瞿染姒还是尽力笑了笑,“姒儿,咳咳,听陛下的话,……”

    “兄长……”

    被重重摁在地上,瞿染徵额头的伤口被重新碾开,血液很快洇湿了地板,看得瞿染姒心里撕心裂肺的疼。

    “不要!”瞿染姒阻止他。

    “你只要听话,朕自然会留着他的性命。”

    瞿染姒失了力气跌落在地上,双目失神,嘴唇一翕一合,“我听话,我听话……”

    他承受不了再失去一次兄长的痛苦了……

    “很好。”扶炀显得十分兴奋,激动地捻着手指,“朕这就叫人准备!”

    皇帝走了,那群太监宫女好像并不怕他们说什么,也陆续走了,偌大的宫殿里只剩下瞿染姒和他兄长。

    迫不及待走到瞿染徵面前,瞿染姒想碰他却不知道从何下手,倒是瞿染徵伸出那只还算干净的手,摸了摸瞿染姒的脸,“姒儿一定要保重自己。”

    “兄长!”瞿染姒攥住他的手,声音还有些哽咽,“兄长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瞿染徵眼里划过一丝痛苦,片刻后又恢复平静,只是悄悄转移了话题,“姒儿有身孕了是不是?为兄要当舅舅了。”

    “兄长怎么知道?”

    “姒儿表现的这般明显,为兄怎会发现不了。”瞿染徵看着他一直护住下腹的手,点了点他的额头,“这个孩子,好也不好,姒儿暂且留着他。”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瞿染姒看着他身上的伤口,眼眶又湿润起来,“兄长这是如何伤的?”

    “嘘。”瞿染徵伸出食指来抵住嘴唇,面容狼狈也遮盖不了温润的笑容,“兄长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所以免不了被罚。”

    “我不是小孩子了,想听兄长说实话。”

    “姒儿……”

    “行了,你们也该叙完旧了。”扶炀站在门口,挡住了照进来的全部阳光,他整张脸隐在黑暗里,声音也是阴沉低哑的,“阿姒,随朕走吧。”

    最后看了瞿染徵一眼,瞿染姒带了些决然意味地站起来走到了扶炀身侧,有宫女领着他去沐浴更衣,一切似乎是很早就准备好的样子。

    看着瞿染姒的背影,扶炀露出满意的笑来,抬起脚正要出去,腿却被人拦住,他低下头一看,瞿染徵正趴在他脚下,抬头看他。

    “陛下答应了臣的,不伤他……”

    “你算个什么东西,敢跟朕谈条件。”扶炀一脚踢开他,“朕早就告诉过你,不要自作聪明。要不是你逼着朕赐婚,阿姒早就是朕的皇后,朕也不至于绕这么大一圈。”

    瞿染徵又吐出几口血来,他以为替瞿染姒觅得良人,却原来只是豺狼虎豹之分。

    皇家的人,各个负心薄幸,哪有什么良人,是他早先没有认清。

    一个是为了子嗣,一个是为了皇权,没有哪个是真心。

    从江南到京城相距百里,扶烺硬是用了一天一夜赶了回来,路上跑死了几匹千里马,赶至皇宫,已经夜深了,宫门已闭,扶烺自高墙翻身而下。

    他隐匿身形,如同黑夜中的猎豹,朝着正对的大殿而去。

    沐浴完毕,宫里的人只给他准备了单薄的亵衣和一件轻绸的外袍,瞿染姒长发半干,墨色的发铺在背上,发梢嘀嗒着水滴。

    热水熏蒸过的身子,一时也不觉得冷,他面颊氤氲着雾蒙蒙的水意,一双眸子也是水洗般清澈晶莹。

    教人不自觉看直了眼。

    多年后的今天,扶炀又听到了如同初见时剧烈的心跳声。

    “阿姒。”他喃喃低语,走进瞿染姒,将他上上下下看了一遍,想要伸手虚揽住人,又不好真的碰上,于是保持了一个怪异的姿势,“难怪二皇弟将朕赏赐的美人都送了回来。”

    宽大的衣袖遮住了手,瞿染姒暗自攥住了手里的木簪,这是方才他跟宫女要的,借口要挽一下头发,实际上悄悄留了下来。

    扶炀发现了他僵硬的身子,以为他只是紧张,于是将他带到桌前。

    房间里布置的分外喜庆,连桌布也是大红色的,桌子上摆着两个青瓷合卺杯,扶炀将两杯都倒满。

    “听说大婚时,二皇弟将你独自留在新房里,想必这合卺酒自然也是没喝的,便由朕来替他好了。”说罢,他举起酒杯,示意瞿染姒跟上他的动作。

    瞿染姒心里一阵抗拒,端起自己面前那杯,自顾自喝了,喝完看了扶炀一眼,扶炀险些被气笑了。

    “看了阿姒迫不及待了,那就直接洞房吧。”扶炀冷冷道,上前抱起瞿染姒就往床上走,瞿染姒突然被他抱起,脸上一下子褪去了血色,“可不可以……”

    “你也想与朕讨价还价?”将他放到床上,扶炀居高临下看他,“看来朕还是太心软了,瞿染徵那双拿剑的手似乎十分宝贝……”

    “不!”瞿染姒撑起了身子,抓住他手臂哀求地看他,“你别伤害兄长……”

    “现在乐意了?”他眼里是毫不掩饰的欲望,眼神透过瞿染姒裸露在外的脖颈往下,“非要朕逼你才肯听话。”

    男人精壮的身子压下来,陌生的气息喷洒在脸上,瞿染姒一阵绝望,两手下意识推拒着,没注意腰间的系扣松了。

    男人趴在他耳边笑了声,将他的拒绝当做情趣,顺手再解开他亵衣的扣子。

    身上突然一凉,瞿染姒才注意到系扣被人解了开,白皙的身子在暧昧的烛光下透出莹白的光泽,墨发衬得人愈发妖冶,看得男人呼吸一滞。

    “阿姒……”

    不、不……瞿染姒还是过不了心里那关。

    他接受不了,吓得浑身都在颤抖,几近崩溃的摇着头。

    或许是他恐惧但又不敢拒绝的模样取悦了扶炀,扶炀心里一阵舒悦。

    “不必害怕,朕不会弄疼你的。”

    男人的脸在眼前放大,瞿染姒最后还是闭着眼侧过了脸,又被男人掐着下巴摆正了脸,“你到底想怎么样?”

    “不要……”他失神道,根本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扶炀彻底被激怒,面目狰狞地压在瞿染姒身上狠狠甩出一个巴掌,“你个贱人!都被人玩烂了,还跟朕装什么贞洁!”

    不要……不行……

    好像感觉不到疼痛一般,瞿染姒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逃离这里。

    从床榻这头挪到那头,又被气急败坏的男人抓住脚腕拖了回来,扶炀紧紧禁锢住他的肩,“朕看你还能逃到哪儿去!”

    肩上传来剧痛,瞿染姒终于想起手里还有只木簪,对着男人后背重重刺去。

    “嘶!”

    趁着男人失神之际,瞿染姒拼命的往门口跑。

    正要伸手推门,门却“砰”的一声被一脚踹开。瞿染姒拢着自己身上的衣物,泪眼朦胧地看向来人,待看清是谁时,整个人扑进了扶烺怀里。

    “王爷……”他没想到会看到扶烺,心里的恐惧一下子消失不见了。

    扶炀追出来看到这样一幕,他眼神一眯,心情有些不爽,“二皇弟。”

    听到他的声音,瞿染姒整个人一僵,扶烺把大氅解下来披在瞿染姒身上,又一把将人摁在自己胸前,“臣弟不过离开几日,皇兄这是要对内子做什么?”

    “是他勾引朕的。”扶炀舔了舔嘴唇道,“你也知道,双儿欲望强烈,二皇弟一个男人怎么够。”

    他又似回味一般,死死盯着瞿染姒的背影,最后挑衅地看了看扶烺。

    “臣弟的人,臣弟自然清楚。”扶烺心里压抑着火气,“不过听说姒儿与正得宠的侍君样貌有些相似,为了避嫌,臣弟就带姒儿回去了。”

    强硬地将人拦腰抱起,瞿染姒却开始挣扎了起来,“王爷,兄长、兄长还在陛下手里。”

    “你只要活着,他就死不了。”扶烺不再理会他的挣扎,一路将瞿染姒带出了宫。

    外面冷风呼啸,习武之人火气旺盛,瞿染姒心里思考着扶烺这句话是何意,下意识贴近了他的身体。

    随着北风,一股陌生的味道愈发浓重地往他鼻子里钻,扶烺面色难看。

    等王府的马车赶来,扶烺立即将人抱上马车,拉开了二人的距离。

    “王爷?”

    “你就没有什么对本王说的?”扶烺面无表情的看他,把瞿染姒看得心里一滞,“王爷指的是什么?”

    “你说呢?”扶烺冷冷一笑,“半夜三更,衣衫不整的出现在宫里,你说本王指的是什么?”

    “我……”瞿染姒犹豫着,终于鼓起勇气,“我是被暗卫带去的,并不知道陛下的意思,后来陛下拿兄长的安危威胁我,我……”他抬起头来看扶烺一眼,却见扶烺一脸不以为意,当他在乱编一般。

    “他要见你,竟还要暗卫?”扶烺出言讥讽道,“本王以为,他招招手你就会送上门去呢!”

    瞿染姒虽说心里有所准备,却也没想到扶烺会说出这种难听的话,“王爷为何要这样想我?”

    “难道不是吗?”扶烺扯着他的衣领,有些控制不住心里的暴戾,“你从前不就是这样的吗,瞒着本王与他私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